校友刊物

十年

2017-05-08 | 来源 未知 |

        夜深了,照顾老婆和女儿都已入睡,剩下我一个人的时候,我总喜欢打开书房的窗户,探头望望窗外。虽已是五月的天,多伦多的冷意却还是这么浓烈,带着明显的北国色彩。加拿大靠北,夏天夜晚尤其的短暂,整个天空感觉都是亮堂堂的,昏暗的路灯下依稀能够看到门前枫树的新叶。猛然意识到移民加拿大已经生活三年,这是从母校西南财大毕业后的第六个年头。岁月如梭,读书、工作、移民、结婚、创业、生子…… 一项接着一项,让我无法喘息,旁人看似顺理成章,但这其中的酸甜苦辣,人间冷暖只有自知。
        从远离故土到踏上求学征程,恍然间已经过去十年。十年,足够让一个小伙子,从寒窗苦读的白面书生转变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;十年,也能够让一位风华正貌的母亲变为满头银发的老人。财大就像一位无私的母亲,一直给我鼓劲加油,为我默默祈祷,所以我无论走到哪儿,都永远牵挂着这位母亲!

沉淀,成长与成熟
        如果说父母赋予了我生命,母校则塑造了我灵魂。本科四年的学习和沉淀,财大培养了我坚持不懈的精神和喜欢迎接挑战的品格,让我相信没有什么困难是不可度过的,通过努力一定能够实现自己的梦想。
        初到财大,我还是一个刚刚脱离高考阴影的毛头小子,大学里一切都那么新鲜,一切都跃跃欲试。入校不久,通过参加学长学姐组织的一些团队分享活动,深受鼓舞,我便很快参加到了班干部、院学生会、校学生会和各个社团组织里拼命锻炼自己,学习上更是严格要求自己不错过任何一节课。大一大二过得虽苦但很充实;到了大三大四终于品尝到了前期努力所带来的回报:“挑战杯”创业大赛获得了全国铜奖、作为校学生会副主席由于工作出色获得了四川省优秀学生干部、由于学习成绩优异多次获得各种奖学金……
        财大四年岁月的沉淀,让我不断的成长与成熟。对于我以后人生和事业的影响都是巨大的,为我今后应对各种困难都奠定了思想准备。

爱情,开花与结果
        人们常说“没有恋爱的大学生活是不完整的”,记得我们在校时柳林校区刚刚建成,很多男男女女就走到了一起,但其中的大部分却都中了光华校区青春雕塑的“魔咒”(大家戏谑式的把光华“比翼双飞”雕塑比作成“劳燕分飞”,预示着大学毕业后情侣都将分手),一半的情侣没有等到毕业,还有一部分情侣毕业后坚持没有超过一年就分手了。
而我很幸运的在这里收获了爱情,结识了现在的妻子。我们在校学生会相识、相知、相恋。在我心目中,她非常优秀,在校时她是财大学生实验超市的创始人之一和第二任董事长。大四毕业后,她出国继续修读硕士深造,而我奔赴上海工作,约好了她毕业一年后回国团聚,就这样我们开始了异地恋。

        异地恋的这段时光让我更加疯狂地投入到工作之中,来冲淡平时的相思之苦。因为我的工作是做IT咨询,客户项目在哪儿我们项目团队就得去哪儿,绝大部分同事都愿意选择留在本地做维护项目,这样压力小、加班少,但成长也少。而我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到外地出差。仅仅3年时间里,我驻扎过了上海、北京、沈阳、杭州和青岛等多个城市,平均一个地方待上大半年的时光。因此,我的生活节奏很固定,周一到周五工作日我就没日没夜的投入到加班之中,周末老同事都用公司提供的机票回家了,而我则利用机票补贴的机会到各地去旅游和摄影。
        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,当她硕士毕业时,加拿大安大略省刚好开启了省提名计划,不用找到工作即可移民。于是她顺利的移民了,但是我们的团聚却遥遥无期。后面几经周折我们最终决定移民加拿大,在多伦多团聚。那时我已经跳槽到北京的神华集团,毕竟是大国企的工作,离开时多有不舍。但是因为爱情团聚的信念,在我每一次出差辗转中逐渐加深;思念的程度随着一次次波折日益强烈,缕缕相思,魂牵梦绕。2012年12月,我们最终破了“魔咒”——比翼双飞,在多伦多团聚了。
        2015年4月29日,我们的女儿在多伦多出生。等女儿长大了我要告诉她:你的爸爸妈妈都是财大人,你血液里也淌着财大血,你是在财大90周年校庆之际出生的,永远不能忘记祖国,不能忘记财大!

友情,淡于水而浓于血
        母校予我的恩泽,远不止于我个人的成长和爱情的丰收,而是渗透到我这十年的方方面面。其中让我感触最深的就是淡于水而浓于血的友情。
        人们常说除了亲人之外,最铁的感情是战友,其次是校友、再次是一般朋友。我好于交友,财大的四年有幸结识了许多来自祖国五湖四海的同学,他们中有室友,有同窗,有在学生会共同奋战的伙伴,还有兴趣爱好社团的同学……毕业后,我的大部分朋友都留在了成都,或工作,或是读研,而我则选择了远离家乡,奔赴上海。从毕业到出国前,我回过成都几次,每一次的离别都是依依不舍的兄弟情谊。

 

小结
        钱宁在《留学美国》中写到,祖国愈遥远愈爱。当我们在海外安家立业,生儿育女之时,有几个人能彻底地忘掉故土家园,有几个人不曾梦牵魂绕自己的母校。虽然我们选择了异国他乡生活,虽然毕业后我们不曾回过母校,但是每次在给别人作自我介绍时,我都会自豪的告诉大家——我毕业于西南财经大学。
        鸿雁飞来了又去,春夏秋冬轮回年复一年。每年,我们的故事在变,不变的是海外游子思念母校的情怀。母校今年迎来九十周岁生日,我也即将进入而立之年。此时此刻,引用汪国真的这首诗来描述我的心境则再好不过——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,既然选择了远方,便只顾风雨兼程;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,既然目标是地平线,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。祝福,祝福母校在下一个十年越来越好;希望下一个十年,我能回到母校的怀抱,看看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