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友刊物

坐上开往青春的列车——台湾平溪线一日行

2017-05-08 | 来源 未知 |

        有一种美好叫好呷,有一种本土叫在地,有一种怀旧叫古早,有一种新鲜叫尚青,有一种顺口叫唰嘴,有一种不爽叫干,有一种欣赏叫正,有一种漂亮叫水,有一种流行叫夯,有一种满意叫赞——这就是我们的宝岛台湾,遥远陌生却又熟悉亲切。遥远的是物理距离,熟悉的是它的很多角落都会有你我熟悉的故事,或是一段旋律,或是一部电影,或是一篇文字。

  

        平溪线是台铁的支线之一,以前是日本人为了挖掘煤矿而建,现在是充满文艺气息的一条旅游线路。一列火车,一路风景,一串故事,一片回忆:“都可以随便的,你说的我都愿意去,小火车摆动的旋律......”原来有一个站台名叫“暖暖”,原来还是会情不自禁哼起这轻快的旋律,原来还是会感受到当时的那份青涩与悸动。“十分”站,被赋予了让你无法拒绝的意义——“十分——幸福”零距离,铁轨从街道中间穿梭而过,交汇于此又各自驶向前方。人海茫茫,也许两人能够相遇已是距离幸福最近的时候了,片刻相汇然后再宿命般渐行渐远。“平溪”站,走过沈佳宜和柯景腾约会的铁轨,望着放出的天灯,会想起那些年你的沈佳宜或柯景腾么?

        走过平溪线,傍晚时分一般都会到充满古早味的小小山城——九份入住一晚。“这样的午夜我坐在九份的咖啡店,这里的街道有点改变,这里的人群喧闹整夜,望着朦胧的海岸线,是否还能回到从前,昨日的单纯今天的实际像你,而你也早已不是你,我的心是一杯调和过的咖啡,怀念着往日淡薄的青草味……”听着陈绮贞的《九份的咖啡店》,淡定纯净的声线,简单清新的旋律,不知让多少人开始臆想自己坐在九份咖啡店的场景。房屋鳞次栉比地顺应山势而建,石阶陡直狭窄,街道高低弯曲,还有沿途悬挂的红灯笼在夜色中格外迷人。你可以坐在侯孝贤 “悲情城市”的取景地大快朵颐,也可以坐在汤婆婆的小屋原型(源自宫崎骏《千与千寻》)——阿妹茶楼品茗看海。

        “仿佛如同一场梦,我们如此短暂的相逢,你像一阵春风轻轻柔柔,吹入我心中”回想起平溪线的沿途风光,我不由自主就会想到这句歌词。坐上那一列开往青春的火车,经过的一站又一站,像在翻开一页一页的青春纪念册,实景与虚像交融,自然与人文交汇,美好与遗憾交织…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