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友刊物

拾年

2017-05-08 | 来源 未知 |

        屈指一算,走过的三十年人生路竟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在财大度过,已然是校园里“最熟悉的陌生人”了,有时暗自思忖,怀疑自己恋校情节严重,成了名符其实的“恋校狗”。冬去春来,从学士到博士,生活留下了满满的印记,毕业入学、入学毕业、单身恋爱、结婚生子,可谓人生大事皆出于此,心中千万感慨,到了嘴边却只是笨拙的一句“感谢母校”。

        05年的我,还是小小少年很少烦恼,生活是跟着室友占座听课,讨论某某数学老师的黑色毛衣;是宿舍、六食堂以及经世楼的三点一线;是隔三差五的交院后街水果和东门新疆大盘鸡。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,总觉得毕业在很远的将来,哪知时光流逝,换来的竟是以分手为代价的仓促考研,以致被那时的男友现在的老公抓住痛脚,成了一辈子的笑话。也是大三那年,第一次觉察到自己的无计划与被动,进而有了改变的想法。09年的我,多了两种身份,信息系统课程助教以及《校友通讯》小编,如果说本科时代的生活自由散漫,那么硕士时代就是极度充实,住着慎思园的双人间,吃着五点五食堂的西红柿鸡蛋盖浇饭,跷掉不喜欢的课,约着小伙伴旅游,干着自己的事业,认识了许多人,时不时去西门啤酒烧烤,第一次有了自由的感觉。是的,生活远比想象丰富,因此每每临近毕业,选择恐惧症就又缠上了我,在前路如何这件事情上,母校从来没有给过答案,直到12年,我还是没有找到方向。13年以后,我的生活进入了跨越式发展阶段。仿佛就是某天走在校园里,看着来往的同学,摇曳的垂柳,突然有了对生命的体悟,接受了本不完美的自己,感受到了西西弗斯式的幸福。于是,有了家,有了孩子,学习理财,主要工作是攻读博士学位,除了这些,不再满世界跑,生活变成了带着儿子听课,一家三口逛校园,开始懂得有舍有得,见素抱朴。

  

        拾起模糊的岁月,才发现搭上母校列车的自己已渐行渐远。十年光阴,欢笑有时,哭泣有时,相聚有时,分离有时,种种发生都成为了人生最宝贵的财富。感谢母校,让我在最好的年华里遇见你,成为彼此的经历,见证彼此的改变。作为“恋校狗”,希望分别那天,我能从容的跟你说再见。